老a资源网,QQ资源吧,滚石导航网,老a资源库,小刀娱乐网, 找资源 学习技术 从这里开始

今天被这两张照片“破防”了……

本文转自:新民晚报

今天,被这两张照“破防”了。一张是“大白”的手。

图说:“大白”的这双手让人“破防” 图源今日闵行

“帮咱们领取快递,是‘大白’最累的活儿,咱们除了食品药品等必需品,非必要就不网购了。”在闵行区莘庄镇某闭环管理小区一楼栋群,一位居民向大家发起倡议。这份理解和体谅源自于他看见的那双让人破防的双手。

原来,一位“大白”双手因戴手套出现过敏反应,却依旧坚持在岗位上,不愿耽误团队工作。“只是手套引发的过敏,我们好多同事也有耳朵或双手因穿戴防护服、防护口罩过敏起疹子的,不是大事。”“大白”说。过敏后,团队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咨询医生,帮他开了药,不少“战友”还送来了食品级手套、护手霜,特别暖心。

居民柯先生在微信群里和大家分享了自己了解的“大白”故事:

一早穿上防护服,中午出去吃饭才脱,中间不能上洗手间;白天一天都不敢多喝水,都干燥得便秘了。晚上睡前才敢喝水,喝多了夜里又睡不好;他们有的家里也被闭环管理了,却对自己家的老人孩子帮不上忙……“‘大白’们真心不易!”柯先生感慨道。

另一张是,被口罩勒出两道痕的脑袋。

图说:王青的脑袋被口罩勒出了两道深深的印迹

闵行区莘庄工业区疫情防控骨干先锋队支援某闭环管理小区已经一周有余。结束工作脱下口罩时,志愿者王青便成了大家的围观对象,原来,他的脑袋被口罩勒出了两道凹痕。

“可能已经勒麻木了。”王青说,之前他自己还不知道,也没什么感觉,这两天被人围观,知道了,反而多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脑袋和耳朵只能二选一。”王青说,防护口罩密封性很高,原本是戴在耳朵上的,但一段时间后,耳朵又疼又肿,于是大家就换成了套头式口罩。因为自己是光头,所以头顶的勒痕很显眼。

“忙的时候,我们要穿着防护服工作六七个小时。”现在气温升高,志愿者穿着防护服就像在蒸桑拿,脱下防护服时,不仅全身衣服湿透,皮肤也像蒸熟的螃蟹一样,发红。一些队友的脸上也被口罩和帽子勒出一道道印痕,过一天才能消。

尽管防护装备会给身体带来不适,但队员们依旧十分细致地穿戴好,自己想办法克服一些困难。“在头上垫餐巾纸。”这是王青为自己想出的对策。

“我是野战兵出身,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王青说,他在大学毕业时应征入伍,做了2年野战兵。在他看来,眼前的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疫情阻击战是一场‘人民战争’,年轻人理应出力。”

通讯员 范仲毅 陈彦汝 白芳 新民晚报记者 鲁哲

正文到此结束

免责声明:本网站数据来源于第三方 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

投诉/侵权联系邮箱:2301858400@qq.com

随机推荐